周小帽的神奇旅行-西藏篇 第六章 病西子

周小帽的神奇旅行——西藏篇

  小帽好奇的打量着墙上的字,不同于刚刚进门的那三个字,这两行诗好像是手写的…第一次见有人写字不写在宣纸上,挂上也不裱个稍微正式点的框,这个…就像是涂鸦,但又感觉于整个分为相得益彰,只是这面墙怎么看都感觉怪怪的…
 
  大叔把拿回来的一叠钞票放回收银台,左手端了一大盘青菜,右手拿着两个碗,慢慢的放在桌上,看到了小帽的目光停留在墙上的字上,大叔眼中绽放出一丝自豪,笑着说“这个呀,是我女儿写的,淘气,非要在这上面写,拗不过她,只好答应了,后来写好了发现还有那么点感觉,就留到现在了。”笑骂着的大叔神情却是幸福的,像是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可惜表情出卖了他。往前走了两步缓缓抚摸着墙壁,一脸满足的讲到“桃花庵里怎么能没有桃花呢?这一面墙都是我用一片一片桃花,过塑完贴上去的,做了将近半个月,我女儿特别喜欢。”
 
  白少游也偏着头打量起身边这面墙,抬起了带着创可贴的手轻轻地摸了摸“桃花墙”“大叔你手艺真好,加上你姑娘的字,对整个环境都锦上添花了,平时生意一定很好吧?”“哈哈哈,还可以吧,总的来说也是有一些流水的,主要是工作清闲,也方便照顾女儿嘛。”大叔三句不离女儿,看得出来他很疼爱他的姑娘。小帽心里甜滋滋的,这两天在日土县看到的人们都好幸福,看到这样的场景不免让人有一点羡慕,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呢?
 
  “爸爸,果酒和蜜肉来了!”闻声三人转头看到小小的幕布后面走出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女孩,及肩的长发随着前进轻轻摆动,白色的印花衬衣配上鲜亮的牛仔背带裤,让小女孩显得很精神。可是…小女孩的脸上有着一丝艰难,眉毛轻轻向中间皱着,紧咬的嘴唇让她看起来并不那么轻松,眼睛看着他们的桌子,好像连走路都有一点蹒跚。“哎呀…”没等小帽三人过多的观察,小女孩像是没有站稳,向前栽去,三人同时站了起来,少游离得最近,往前猛地一个垫步托住了小姑娘。“咔嚓…”装着果酒的坛子和装着肉的盘子同时掉在了地上,小店里各个方面的人们目光都被破碎的声音吸引了过来。“瑶瑶!没事吧!”大叔紧张的从少游手里接过小女孩,关切的上线观察着她,生怕松手她就会跑掉了一样。
 
  “对不起对不起爸爸,我没事,但是客人的食物撒了…”小女孩略带哭腔的用柔弱的声音小声自责着。“不要紧的,一盘肉而已,我们再等等就好,小姑娘你下次一定要小心哦,走路注意安全哦!”小帽赶紧上前安慰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姑娘,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。“咳咳…咳咳…”小姑娘刚抬头冲着小帽微笑了一下,小帽甚至看到了她苍白的嘴角,被牙齿咬出的牙印。随机小姑娘就咳嗽了起来,大叔歉意的看了一眼小帽和少游,严厉的对小女孩说“今天不许再乱跑了,去回屋子里好好休息!”说着扶着小女孩走回了小店的后面。
 
  “她好像得了什么病,感觉身子好弱,前面扶她的时候都感觉身子轻飘飘的…”少游一只手拨弄着胳膊上的创可贴,看着小帽一字一顿的说。“嗯,看来这对父女也蛮坎坷的,刚刚她的气色很差,我感觉可能是劳累过度了…”突然少游把创可贴撕掉了,一惊一乍的喊了一声,吓了小帽一跳,皱着眉头说“你那手没事吧,我看你要不去医院包一下吧,小心感染啊…啊对了我这有酒精棉,本来用来擦手的你要不要用用?”白少游长呼一口气,靠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“不用,我这恢复力,强的不行…嘶…”还没说完,疼的腾地一下坐了起来,“呼呼呼”对着胳膊一阵吹。小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从包里拿出酒精棉,放在桌子上,移了过去。
 
  “谢谢”白少游从中取出了一个,小心翼翼的擦在伤口上,慢慢的蹭来蹭去。“……”白少游咬着牙说“这玩意…有点疼啊…”小帽侧着身子打量着墙上的字,头也没回,鄙视的说“酒精杀菌会很痛,没点常识啊!忍着,一会就好了,总比胳膊烂掉好吧。”
 
  “诶,见义勇为没想到还有这种危险,我是真没想到这人还带刀的,要不是闪得快胳膊都给我剁咯…”一边发牢骚一遍拿手对着伤口扇来扇去的。不大一会,大叔从后面端着一小坛果酒和一盘蜜肉,不好意思的说“对不起啊,久等了…”两人都笑着说不打紧,边往里面坐了坐给大叔让了个位置。“诶,瑶瑶她从小身子不好,她妈妈生她的时候难产,没治过来,但是好歹姑娘保住了。本来好好地,谁知道三岁的时候频繁的发烧,去医院检查是极弱体质,无药可救,只能后天多锻炼,多调理才会不继续恶化下去…”大叔苦笑着给两人倒了一小杯果酒,犹豫了一下,给自己也倒了一小杯。
 
  小帽看着晶莹剔透的果酒,摇了摇似是还有小小的气泡,浓郁的桃子的香气漂浮在四周,好闻得让人心旷神怡。大叔晃着果酒继续讲到“医生说瑶瑶一定要适度运动,来维持她基本的生理机能,还要每天吃一些健体的药,隔一段时间还需要去医院检查身体…”大叔叹着气,心酸又难过的语气让小帽一度以为他在流眼泪。“这孩子倒是很乐观,从小大大都没让我操心,我们也算是相依为命了。她从小喜欢桃花,为了让她每天生活环境好的可以让她保持愉悦,我在这里开了着一家桃花坞,你们手里拿的就是瑶瑶做的桃花酒。”
 
  说着举起来自己的杯子,一饮而尽,砸了咂嘴,低头看着桌角,大叔慢慢的说“自从有了这家店,瑶瑶果然每天开心了许多。我在后院做果酒做菜的时候,她就在我旁边打下手,后来她好像学会了,就想自己试试,我想这个工作量不大不会累,也有一定的运动量,不会让身体超负荷,最主要的时候她还比较感兴趣,后来的桃花酒都是她来做了。你们尝尝,这也算小店的招牌了”大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鼓励着两人品尝这个名叫桃花酒的果酒。小帽轻轻地抿了一口,嗯…可以说是她至今为止喝过最好喝的果酒了,入口微甜,入喉微凉,回味微苦。整个口腔好像都在欢呼,从内而外的清爽了起来。“大叔,你这桃花酒是我喝过最好喝的了,瑶瑶妹妹的手艺真的很棒诶!”白少游瞪着眼睛夸奖道。大叔的眼神中闪过一点神采,好像他的世界里就只剩姑娘的喜怒哀乐了。
 
  随后,大叔指着还在冒烟的蜜肉,淡淡的说“这个肉啊,是我们从阿里最北边饲养的高山牧羊,肉质非常的鲜嫩,我用挑蜜加工了一下,不仅没有了膻味,而且多了一点挑香,味道也很不错哦。”说着自己先夹起了一小块,吃了下去。含糊不清的说“还有这个绿叶菜,是克里雅河支流的下游特有的一种菜,很适合夏天吃;还有这个羊奶团味道也相当不错…”大叔挨个把桌子上的菜介绍了一遍,不得不说每一道菜味道都很有特色,让小帽和白少游啧啧称奇,对着大叔一顿夸奖。大叔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“你们先吃,我去招呼一下别的客人”
 
  小帽长呼一口气,总算可以开吃了,肚子已经饿到快没感觉了。两人都很默契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的吃,毕竟坐了个不怎么熟悉的人,怎么的也得稍微矜持一下。不一会,小店里得人都走光了,就剩他们两了,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像是无声的交流“咱们…是不是也该走了?”白少游看了一眼桌上没吃完的菜,扶着椅子站了起来,对着后院喊道“大叔,天也晚了…我们走了哈!钱我们放在桌子上啦,你记得出来关门!”说着眼神会意了小帽一下,两人往外走去。
 
  “哎哎哎!等等等等,”大叔蹭的一下冲了出来,一把抓起桌上的钱,快步跑到两人面前塞回了小帽手里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,今晚说好的谢谢你们我请你们吃东西的,不要这样,我很难做!”大叔似乎有些生气。“那我们就谢谢大叔啦,天不早了,大叔您赶紧收拾玩,照顾瑶瑶把,她今天身子也不舒服。”小帽也没有再矫情,笑了一下对着大叔说着。
 
  “姐姐,对不起,今天把你们的饭打碎了…”瑶瑶穿着格子裙,俏生生的从幕布后露出了脑袋对两人再次道歉。看着瑶瑶还是有点惨白的笑脸,和愧疚的表情,小帽不由得想到了“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。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。闲静似娇花照水,行动如弱柳扶风。”小帽把钱递给白少游,向瑶瑶走去。
 
  轻轻拉了一下挎包,蹲下摸着瑶瑶的脸,小帽心疼的说“饭菜都是小事,瑶瑶要做的是把自己的身子养好,知道了吗?等瑶瑶身子好了姐姐带你出去玩!”“还有哥哥!”白少游在后面笑着挥了挥手。瑶瑶睁着大眼睛,开心的说“真的吗!那我一定会好好休息的!”水嫩的脸蛋总算浮上了一抹粉红,可爱极了。“哥哥姐姐你们是情侣吗?”“噗…当然不是啦”小帽没有多解释,捏了捏瑶瑶的脸起身向外走去“姐姐走啦。”摆摆手和白少游走了出去。大叔投来一个感激的笑容“注意安全,小伙子,小姑娘!”
 
  走了出来,两人不约而同的呼了一口气。“没想到你还挺会哄小孩子的嘛。”白少游摸了摸脸笑着对小帽讲。小帽白了他一眼,淡淡的讲“哄小孩有什么不会的,多关心就好了嘛…不过晚上没有吃好,也没有主食,菜啊什么的也没怎么好好吃…”小帽揉了揉肚子郁闷的说。“这的白杨面你吃过吗,很有名的,我昨天去尝了一下没味道真的不错,等会我估计也要开始卖了,要不要去试试?大概前面转个弯就到了。”
 
  本来还想着大晚上的和陌生人一起走会不会有点不安全,但是看着周围灯火通明的,想了想,小帽点了点头“走吧,去看看吧。”白少游笑了一下“那走吧,我带路。”说实话,他也没怎么吃饱。

Donate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

微信分享二维码
  • Copyrights © 2019-2021 ssinz7
  • Visitors: | Views:

请我喝杯咖啡吧~

支付宝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