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小帽的神奇旅行-西藏篇 第十章 莫渡难

周小帽的神奇旅行——西藏篇

  “啊…”小帽万万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复,一时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“不满您说,小僧也不知道…住持直说让我带您进去,剩下的也没有告诉我。”小僧人微微一笑转身边走边回答道。小帽和瑶瑶面面相觑都有点愣神。“哎呀姐姐,走咱们先进去,去了那个住持不就会说嘛。”瑶瑶赶紧拉上小帽跟上小僧人的步伐。
 
  在外面看这个寺院其实不算很大,但是跟着这小和尚弯弯绕绕绕了半天,还真是内有乾坤啊,小帽不由都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,这要是没人领着她,估摸着是得在这个寺院里转悠一天,都出不去。
 
  转过了最后一个拐角,路似乎走到了尽头,只剩右手边一个小木门,门的旁边放着一个牌子“游客止步”。这是要进去吗?小帽狐疑的看着这个门,这寺院里面居然还有院子,这也太大了吧…游客不可以进去,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…
 
  小僧人小心的推开木门,转身轻轻躬身“您请进,这里是本寺的内院,一般是不让游客进去的。但是,住持特意让我带您来。”他解释道。小帽对这个住持找自己的事情更加好奇了起来,到底是什么事呢?拉着瑶瑶踏进了伽蓝寺的内院,入眼是三个呈品字形的佛堂,里面供奉着小帽没有见过的佛像,这里的香的气息更加的浓郁,烟雾缭绕,漂浮在空气中。
 
  小僧人转身关好木门手势示意了小帽,先行向更深处走去。路过三个佛堂的时候,小帽看到了里面打坐的僧人,入定的僧人就像睡着了一般,没有声音,没有动作,安静的像一幅定格的画作。整个佛堂到院中间,除了缥缈的香雾,再也没有东西可以证明这是一个鲜活的画面。
 
  “这片小竹道过去就是住持平时打坐的内堂了,香客您尽量不要发出太大声音,这里是一定要肃静的”小和尚走到一片小竹林前,确切的是一片竹子做的林荫小道,小声的给身后的两人解释着。香客…这个好像是在称呼自己的,估计是提供香火的客人吧。
 
  “师傅,客人我请过来了!”小和尚走到门前双手合十,颔首轻声说道。“哦…来了啊”老住持的声音传了出来,随即,一个穿着红色布衣,带着一大串佛珠的老僧人走了出来。看到了小帽微微一笑,像小和尚一样合十了双手,鞠了一躬“老僧圆心,叨扰姑娘,入院内一叙。”老僧人笑眯眯的样子,让小帽响起了弥勒佛,两者简直如出一辙。“啊,您好…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…”
 
  “呵呵,施主您不必紧张,老僧只是看您与我有缘,想请您与我闲聊片刻,若有所唐突,您放心离去即可”老僧人似是看出了小帽眼里的疑惑,笑呵呵的对着小帽解释着。无论是刚进门看到的整齐沉默的扫地僧人们,亦或是低调的小僧人,还是温和的老住持和整个安静的寺院,都给小帽一种很安心的感觉,莫不过说佛家清净之地,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 
  “那…我们进去说嘛?”“请。”老住持摆了个请的手势,刚准备进去,回头指着瑶瑶对着小僧人说“未戒,把那位香客请到后边的厢房好好招待,一会我喊你。”小帽转身正准备说些什么,瑶瑶嬉笑着让她不必担心,“我在后边等你姐姐!”和小僧人向后面走去。小帽无奈的一笑,踏进了老住持的内堂。
 
 &emsp入眼,地上有两个蒲垫,老僧人轻轻撩起了衣服的下摆,腿一蜷,盘腿坐在了蒲垫上。这件房间里的佛像不像别的佛堂里的那么大,大概只有半人高,香火的味道也相对稍微淡一点。除此之外也只有一个桌子,和两把椅子。房间显得很空旷,小帽环顾了一周,为了不显得很没礼貌,她学着老僧人的模样,取下了头上的遮阳帽,坐在了他的对面蒲垫上。
 
  老僧人闭上了眼睛,轻轻拨弄着佛珠,嘴里念念有词的,好像小帽不在一般。小帽顿时傻眼了,现在是什么情况…怎么把我叫进来自己念起佛经了…小帽拘谨的坐立不安,不知道现在是该等着,还是开口询问,但是开口好像感觉有点不礼貌…如坐针毡的感觉让小帽有点难受,不知所措着。
 
  好在老僧人没有让小帽继续胡思乱想,依旧闭着眼睛用近乎呢喃的声音道“您可知,何谓命运轮回吗?”小帽犹豫了一下“是人死后,灵魂转生吗…”不确定的试探着回答了老僧人。语毕,房间再次陷入沉默中,只有老僧人嘴边轻轻地念经声在慢慢飘散。小帽有点搞不懂老住持的意思,叫自己进来说了好些莫名其妙的话,现在又旁若无人的念起了佛经,难道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清楚吗…
 
  “嗯…没错,灵魂就是轮回的本质。在你们汉地的概念里灵魂附属于人类体内的某种抽象的东西。当肉体失去活力的时候,若灵魂未得到满足,它便离开载体变成一个单独的存在,继续做生之时未完成的事情,人们则会视其善恶,称其为神或鬼。汉地的民间哲学赐予灵魂回归地狱或者天堂,也就是说,游离只是一种暂时存在的状态,也可以称之为极乐世界或者十八层地狱。灵魂最终要到某个地方去。那些因为犯了某种过失或受人陷害的灵魂不得其门,而只能长时间在天地间游离,这是最悲惨不过的事情。你们在这种概念里,载体居于最重要的位置。也就是说,人是主体,灵魂是客体。灵魂的状态和作为取决于‘人’生前的遭遇。”老住持一连串讲了这么一大段,小帽听得似懂非懂,也不知为什么要给自己讲这些,只能呆呆的嗯了一声。
 
  说完这些,老住持又陷入了念经的状态。小帽也许是习惯了,静静地把双手放在膝盖上,等待着老僧人继续说。
 
  没多久,老僧人的呓语停了下来,合着手轻轻地对着空气低了一下头,道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。旋即睁开眼睛,看着小帽笑了一声,将小帽遮阳帽上掉下来的山花拿在手中,端详了几秒,笑意更浓了,小心的放在小帽的腿前,继续讲到“那你可知道,我们这里怎么定义灵魂的吗?”没等小帽接话,老住持看着佛像继续讲“在我们藏地哲学中,如果我们一定要这么叫灵魂为灵魂的话,并不是在人身寄存着的魂魄,而是一种常在的能量。可以称之为心识或者意识。这种能量可以独立于一切之外,自身永恒存在。至于所依附的物体,比如人或者其他动植物,和没有生命体征的物体,则是能量暂时寄托并显现的物理形式。人们都说佛修来世,这种说法指的并不是修来世的肉身,而是要借着长时间的学习和修行,设法改变和提升自身拥有提到的能量,也就是所谓的灵魂。而能量提升的最终目的则是改变整个世界,消除附着于众生心中身上的蒙昧和苦难。当这种能量提升精炼到最高程度的时候,便成为大智慧,也就是佛。在修习的过程中,世界在不断的更替,于是有了前生来世的说法。即,轮回。”
 
  小帽已经听傻掉了,这就是佛学吗?真的好晦涩,住持讲了这么半天到底要说什么…小帽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看到了小帽的表情,老僧人依旧笑眯眯的,轻轻撑了一下腿,站了起来,双手轻轻下压示意小帽不必起身。独自走到佛像前,认真的取了一株香火,引燃,缓慢的插进了香炉,拜了三拜,转身问“您知道,您的轮回是什么吗?或者说您的灵魂您觉得怎么样呢?”。
 
  小帽这下彻底蒙了,让她讲这些东西…她确实不怎么懂也不会说,她根本不了解。“嗯…对不起住持,我不是很知道关于这些东西,我只知道灵魂大概就是我的思想吧,轮回什么的…我没有想过”小帽斟酌了一下回答道。
 
  “哈哈哈,好,好啊!”老僧人笑了起来,似是这就是他满意的答案。慢慢的踱步到门口,轻轻地拉开门“老僧有一建议,不知施主您要听吗?”从见到他为止,第一次称小帽为施主,让小帽愣了一下。“啊…要听,大师的话一定有一些道理…”
 
  老住持转身深深地看了一眼小帽,单手竖立,左手拨弄着佛珠,躬身做礼,轻声说“随心所欲,莫渡难。”随即似是没看见小帽惊奇的眼神,继续说“您的灵魂很纯洁,很好。我会叫未戒送您出去,如果还想再在本寺游玩的话,可以对他说。”
 
  望着下了逐客令的老住持,小帽心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下意识的问道“那…您叫我进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?”老住持笑着说“老僧方才就说了,只是看您有缘,请您移步一叙,大致就是这些吧…”也许是看出了小帽还想问些什么,双手一合,虔诚的说道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您不必多想。佛曰,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
 
  随即,内堂的门,被老住持慢慢的掩上,没有一点声音。

Donate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

微信分享二维码
  • Copyrights © 2019-2021 ssinz7
  • Visitors: | Views:

请我喝杯咖啡吧~

支付宝
微信